元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元小说 > 离谱!我养成的病弱太子黑化了 > 第18章 18、走呀,去道(气)歉(死)啊(他)

第18章 18、走呀,去道(气)歉(死)啊(他) (1/2)

“本官得知国子监之事,特地前来道歉。南星年纪小,不懂事,下手没轻没重欺负了李姑娘,还请李大人见谅。”

季永昌将季南星从身后拉出来,“还不快给李大人道歉?”

季南星像个缩头的鹌鹑,“李大人对不起。”

打赌输了,

孩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下跪了,

现在再来轻飘飘地说句对不起?

这叫什么事!

李兆憋了一肚子的火,偏偏现在还没法发出来。毕竟这个赌局本身,也不是季南星一个人搞出来的。

景儿输了,姓季的先来赔礼道歉,若是他此刻发火,反倒成了没礼。

“小孩子间的事,哪里需要季大人亲自登门道歉。”

他假笑着做出豁达没放在心上的样子,然后看向季南星,“季二姑娘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才识,不同凡响。但季大人也得好生护着,毕竟凡事皆讲究个平衡,天妒英才,过刚易折。”

天妒英才,命运多舛;

过刚易折,过慧易夭;

这话明着关心,实际在咒人呢。

“我儿福泽绵长,就不劳李大人关心了。”

季永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然后让后面的仆人将带来的东西放下,“这些是本官家中收藏的兵法书,特意送给李大人。

大人还是要多关心儿女的教导。

免得下次和人打赌,若是再输了,岂不丢了将门颜面。”

你咒我女儿以后命不好,

我嘲你女儿是个大草包。

这话气得李兆脸色铁青。

本来朝堂之上,文官武将就彼此不太对付,两人又因为刘稜之事以及政见不合,早有摩擦。

口蜜腹剑,

唇枪舌战,

要不是碍于身份,他俩能当场打一架。

回去的路上,季永昌还用力地锤了下马车门,觉得自己来的时候没准备好,没有扎到李兆的心,

“气煞我也!”

“别气了爹,你看那个李兆胡子都要被你气立起来了。你比他不生气,这次就算你赢了。”

“就知道输赢。”

季永昌朝她伸手,“你写的以少胜多的论策呢,给为父看看。”

他也想瞧瞧季南星写得多好,才能在下朝后,让他被祭酒堵着狠狠夸了一炷香的时间。

“哦对!我作业呢?”

季南星猛地想起自己写的东西,给出去后,好像就没回来了……

##

此时大皇子府邸,聚集了他最看重的幕僚门客。

季南星找不到的论策就在他们的手里。

【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】

【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。】

【若强于敌,兵贵胜,不贵久;若受制于敌,避敌之锋芒,敌进我退,敌退我扰,因粮于敌,先不败,后有胜也……】

精妙!

字字珠玑!

登峰造极!

“大皇子殿下,此书是何人所著?若是您能够将这样有才能的人收入麾下,如虎添翼啊!”

幕僚双手捧着文章,奉若珍宝。

殊不知这只是季永昌二小姐,仅仅花了五天时间就写出的佳作。

“确实是好东西。”

原本裴景城既不想委屈李兆一脉,也不愿将季永昌放给他二弟。但现在看来,季家的价值比他之前衡量的还要大。